谢谙安

我大约不会再更长文了,压根没那种毅力。

诗人超辛苦的!中也先生表示自己再也不要写诗了,扔下钢笔拿起酒瓶子才是正道!哦啦哦啦哦啦!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