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谙安

人丑写不动文

深层交流【三】

#日常OOC慎
#日更感觉真爽
#其实我现在觉得这篇文应该叫《瞒》呀

        说过要回信,怎么能食言呢。

        中午一吃过饭,伍六七就拽过纸笔,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琢磨这信该怎么回。

        说起来,那个靓仔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连斯坦国王子都打败了。我的第二人格这么厉害,我……嗯,气势上不能输!先来段自我介绍吧!

        我是刺客伍六七,刺客排行榜一万二千三百二十四位!

        写到这里,想想修改的还是不够,排位太低了怎么行,再少写点——

        ‘而家刺客咁多呀【现在刺客这么多吗……】’
         阿柒根本不睡觉,他全看见了。

         身为顶尖刺客的他之前从没关注过下面到底有多少人,现在他知道了,并且在想象伍六七这样的菜鸟想要爬到他之前待的位置究竟要花费多少努力。

        “人是很多,不过没关系,我早晚会成为前一百……名……的……”伍六七冥冥间听见有人说话,就接了这个话茬,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等等,鸡大保出门买东西去了,现在发廊应该只有我一个人,“呃……靓仔?”四处张望。

         说来也奇怪了,之前阿柒跟伍六七说的话从来没被搭理过,这回的自言自语怎么就被听见了。

        “……系我。”阿柒沉默了一秒,回答道。

         哇,诶,看来可以直接语言交流了呀。

         伍六七:说起来,你能不能听见我的心声啊?

         阿柒:……唔能。【不能。】

         鸡大保发现,这两天伍六七非常精神,不论是剪头还是执行刺杀任务都做得非常积极,理发技术好像有所提高……不是,他的剪刀是耍得更花哨了,技术好像没什么进步,当然暗杀技术也……

        “阿七呀,最近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吗?”鸡大保叼着雪茄靠在门口,吐了口烟圈,问道。

        “当然了!我的第……”正边擦剪刀边神秘兮兮的笑着的伍六七差点就顺口说出阿柒的秘密,他及时反应过来,随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呀,梅小姐叫我去喝茶诶!大保,我晚点回来啊!”说着就跑了出去。

         “喂!你这见色忘友的扑街啊!”

         表面上像往常一样吵吵闹闹。其实鸡大保已经差不多可以确信了,伍六七得了人格分裂症。

         我的第……
         第二人格?这是他开心的理由?阿七啊,你还不知道他有多危险,你可不要掉以轻心啊。

         唔想死就让开。【不想死就让开】
         那天“伍六七”指向他的利刃,冰冷的话语,成了鸡大保的心理阴影。他不想让伍六七变成另外一个人,现在这个菜鸟刺客就很好。

         伍六七心情大好,一边哼着歌一边往菜市场跑。梅花十三找喝茶什么的当然是幌子啦,昨晚告诉靓仔我以前买牛杂,他很感兴趣的样子,今天要给他展示一下我的手艺啦!

         “哟,这不是阿七嘛,要回归本行吗?”卖牛杂肉的老板还是很热情。

         “不了,家里的靓仔想吃牛杂,给他露一手呀。”伍六七靠在肉摊前跟老板寒暄,笑得贱贱的。

         “……”靓仔表示他没有说过。

        伍六七拎着买好的原料,在小鸡岛上散步。踩在松软的沙滩上,呼吸海风;走在人流不息的柏油路上,看高楼大厦;站在入岛处的栏杆前,跟靓女聊天……

        伍六七兴致勃勃的给阿柒讲这里的点点滴滴,不论是哭是笑的各种回忆,每一件小事里都带着温暖。此时阿柒也稍稍能明白为什么伍六七总是下不去杀手了。

         他真的不适合当刺客,他适合在阳光下行走。

         “靓仔,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一直都是伍六七在说话,有些口干舌燥,准备听靓仔的发言歇息一下,而且他确实也想知道自己的过去。

         “……”阿柒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沉默良久,“我好攰了,呢件事返嚟再讲啦。【我累了,这件事回来再说吧】”

         伍六七没想太多,晃晃手里的袋子,慢悠悠的往理发店走:“那你休息一会吧靓仔,等做好牛杂我叫你呀。”

         炊烟袅袅,理发店里散发着牛杂汤的香味,这个黄昏就在香气中慢吞吞的走过,将时光的味道留在其中。

深层交流【二】

#OOC慎
#暗搓搓种水仙

         这几天,阿柒快忍不住了。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伍六七连那么弱的目标对象都杀不掉还会带一身伤回家?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大发慈悲的直接把人放掉?要不是这张脸确实跟自己一模一样,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跑到了别人的身体里。

         阿柒是废了很大的精神和力气才劝住自己没有直接抢了身体的主控权帮他完成任务。再这样下去,恐怕他们就要露宿街头了。

         ‘喂,伍六七。’

         阿柒试着喊过伍六七,想劝他认真做任务,可是后者并没有答理过他。

         实在没有办法跟伍六七说话但是又想跟他联系的阿柒最终决定给他留字条。

         晚上,趁着伍六七睡觉,阿柒拿了身体的主控权。他起身潜到鸡大保的房间,确定这只鸡已经睡熟了以后,开始准备留言的工具。他轻手轻脚的在发廊中到处翻找,可是不熟悉这里东西摆放位置的他根本找不到哪里有纸笔。

         正在阿柒发愁的时候,他听到了叽叽叽的小鸡叫声。声源地:他的口袋。

         低头一看,发现小飞鸡从口袋里探出半张脸,正疑惑的看着他。

        把它吵醒了啊。

         “……”阿柒停下动作,沉默的看着小飞鸡。

         小飞鸡用短短的小翅膀揉揉眼睛,再次疑问的叽出声:“叽?”

         阿柒发现小飞鸡好像不怕他,就试图跟它交流:“有冇纸同笔呀?【有没有纸和笔啊】”

         “叽!”小飞鸡点点头,从口袋里飞出来,绕着阿柒飞了一圈,然后飞进一个房间,抓了纸笔出来。

         “多谢。”阿柒弯弯嘴角,挑出一抹浅浅的笑,摸摸小飞鸡的头,把它轻轻放在旁边,开始写留言。

         一直在玄武国这个古香古色的国家生活的阿柒只会用毛笔,根本用不惯水笔,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的,并不好看。

         玄武国不光注重武学,还注重练字。从小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的阿柒非常不满意自己现在的字迹。耐着性子重写了好几遍,连着写坏了好几张纸。连好奇的看着他写留言的小飞鸡也开始昏昏欲睡的时候,阿柒终于写出了一份比较满意的留言。还是集千言万语于一句的那种。

         把留言好好的放在伍六七的枕头旁边,阿柒抱着已经睡着了的小飞鸡躺下,闭眼休息。

         “嗯?”伍六七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抱着昨晚放进口袋里的小飞鸡,还在枕边找到了一张字条。疑惑的拿起字条左看右看。

         你好,我系你第二人格,我希望你可以认真对刺客嘅工作,呢份工,冇你想咁天真。【你好,我是你的第二人格,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刺客的工作,这份工作没有你想的那么天真。】

         “哇,我的第二人格给我写信了诶!”读完后,伍六七兴奋的几乎要跳起来了,他拿着字条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笑得嘴角发颤。

         他好像很关心我的样子!有个第二人格也不错嘛!

         拿去给大保看看吧!兴奋的大脑充血的伍六七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说着就往门外跑。

         阿柒看伍六七开心是不错,可是昨晚自己那么小心的避开鸡大保不就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存在吗。别忘了,他们怕我。

         “唔好去。【不要去。】”

         阿柒下意识的劝伍六七,但突然想起来这个人根本听不见,只好无奈的叹口气。

         巧的是,伍六七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住了,喃喃自语:“对哦,他们好像很怕我这个第二人格。”

         伍六七放弃了把这份惊喜分享给别人的想法,麻溜的倒回去,把字条收好。然后撸起袖子跑下楼做饭。

         “鸡大保!起来吃早饭啦!”

         晚一些就给你回信啊,靓仔!

深层交流【一】

#柒七水仙向
#第一次写柒七,OOC慎
#再次试图认真更个中短篇文

        “哇,诶,今天什么日子啊,这么多人剪头发。你们谁想先剪呢?”

        在与斯坦国王子大战之后,迟钝如伍六七也能感受到当时紧张的气氛,看出来周围人看向他时诡异的眼神。最令伍六七难受的就是,连跟自己关系最好的鸡大保也露出了以前从来没看见过的紧张警惕的表情。

         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做的就只有像往常一样摆出夸张的表情,打个哈哈糊弄过去,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实际上对于那天,伍六七的记忆停留在自己被剪刀刺穿胸膛的那一秒。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他是完全没印象的。从众人的表情中可以分析出来应该是自己做了什么保护了小鸡岛,也给他们留下了恐怖的印象。

         我怕不是得了人格分裂症吧,另一个人格还是极其凶残的那种。

         正在给顾客理发的伍六七走了神,越想越多,越想越头大。

         听说同一个身体里的两个人格是会互相抢夺身体的主控权的,万一有一天那个人格霸占了自己的身体,伤害这些我想保护的人……

         想到这里,伍六七被自己的脑洞吓得一哆嗦,手一动,剪刀也偏离了预算的轨迹,嗖的一下给人削成了地中海。

         “呃……对不起,手滑了……”

         慌张的道歉,抓起刚剪掉的头发,放在人家头顶心虚的拍了拍,

         “那个……先生,你这样看起来也很靓哦……”

         人也懒得跟他计较,反正这个理发师剪头发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拍掉头上的毛,嫌弃的呸了一声就走了。

         心已经吓到了嗓子眼的伍六七也是松了口气,走到理发椅前,放松全身躺了下去。逃过一劫。

         伍六七躺在椅子上继续思考刚才的问题。在夏天高温的蝉叫和电风扇嗡嗡的声音中,想着想着,眼皮越来越沉,渐渐进入了梦乡……

         没过一会,他睁开了眼,跟以往不一样的是,他的眼瞳泛着浅浅的血色,表情也如同寒冰一般冷淡。没错,是伍六七所说的“另一个人格”上线了。

         他没有什么名字,只有一个代号——柒。他是他的过去,现在却是存在在这个身体里的另一个人格。

         其实他首次出现并不是在和斯坦国王子一战的时候,在很早很早以前他就已经存在了,但是真正有了意识确实是在那之后。

         花费了几天的时间终于搞懂了现在的状况,认识了那些在伍六七看来很重要的人。

         阿柒表示其实他对于“他”现在的生活还算满意。他一直向往着普通人的生活,对这样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平淡但是充实,如果可以,真的很想亲自触碰这一切。

         可是,他知道他不可以。曾经的首席刺客也试图伸手去触碰这份温柔,最后却只换来了钻心的疼痛。

         这样的生活让伍六七去接触就好。只是看着也很舒服。

         “唔使担心,我唔会同你抢主权嘅。【不用担心,我不会跟你抢主权的。】”

         阿柒站起来,把手按上镜子,看着镜子里的“伍六七”,非常认真的说出这句话。

         “阿七呀,你在干什么?”鸡大保回来了,看到伍六七趴在镜子前自言自语,墨镜都惊掉了。

         这个衰仔果然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吧。

          阿柒透过镜子瞥了鸡大保一眼,然后把主权还给伍六七。

         伍六七惊醒,发现自己趴在镜子前,惊讶的瞪大了眼:“诶?咦?”

         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晓得鸡大保刚才说了什么,伍六七转过来,看了眼表,略尴尬的转移话题:“大保,今天晚上吃什么啊?”

          “你这个扑街仔呀,没赚到钱还想吃什么,老老实实啃馒头吧!”

          貌似是转移话题成功。鸡大保把馒头扔给伍六七,一人一鸡一边乱七八糟的聊天一边啃馒头。谁都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继续过着这平淡而普通的日子。

P1:这位靓仔正在认真的考虑砍了台风的可能性
P2:真正的结局

台风停了没有呀,希望台风区的小伙伴们平安

梗:情比金坚七天锁

简单的小故事: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伍六七正在家中休息。

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眼角一撇,一道黑影从窗边掠过,带着阴冷的杀气。

在那一瞬间,伍六七紧张的掏出百变giba蛋,变成一只小飞虫隐藏到阴影里。

不出所料,那个人从窗户进了屋子。一进来就开始四处张望,左手的拇指一直抵在刀柄上,面若冰霜。

伍六七清楚的知道他是刺客,自从与斯坦国王子的一战之后,就时不时有人来找他麻烦。

不能放任他为所欲为!还要问清楚他是谁派来的!

“(高仿)情比金坚七天锁!”

伍六七变回人形,跳下来,迅速锁住那人。

那人的帽子被这大力一跳震掉了,他冷漠的斜眼瞟了伍六七一眼,并且用拇指把刀推出来一部分。

那一回眸,伍六七看呆了,整个人变成了惊讶脸表情包:这个靓仔怎么长的那么像我呢?

诶,等等,你别拔刀哇!

熟悉的腹肌梗
伍六七(内心):呃……靓仔的身材好好,我也想有腹肌……
阿柒:???点解睇住我???(为什么盯着我)

雄英幼儿园と 敌联幼儿园【三】

#本章CP向轰出!【爆豪:我呢!】
#有个性
#架空型小甜饼
#也是100粉的点文

        “我想成为像欧鲁麦特一样厉害的人!”今天的绿谷也举着他心爱的欧鲁麦特玩偶跑来跑去,嘴里还咻咻的模仿着飞行的风声。

        绿谷哒哒哒的奔跑着,穿过塑胶跑道的操场,踏上园内最高的滑梯的台阶。金属踏板和小脚丫接触,奏出清脆的音乐。

        绿谷爬上了滑梯的最高点,踮着脚尖,挥舞手中的玩偶:“我来啦——”

        一直看绿谷不爽同时也是欧鲁麦特的粉丝的爆豪此时不高兴了,他三步并两步,一边爆炸手里的小火星一边往台阶上跑:“DEKU!谁允许你上这个滑梯了!”
       
        绿谷被爆豪的恶人相吓了一大跳,放下手,紧紧的抱住玩偶,后退两步,明明是要吓哭了的表情却超级认真的说道:“咔酱……滑梯是……是大家的……你不可以……”

        坐在滑梯下乘凉看书的轰焦冻是很嫌弃吵闹的楼上的。他把书放在地上,走出来,眯眼看着上边的欺负人现场:“爆豪同学,请不要在滑梯上打闹。”

         “半边混蛋,这里还轮不到你多管闲事!”爆豪威胁的冲他吼,还亮了亮手上的小火星。

         “……”轰焦冻沉默的思考了一会,然后伸手在两人中间竖起一面冰墙,“不要吵架。”

         “半!边!混!蛋!”爆豪彻底被激怒,一拳捶冰墙上,将其破坏,叫喊着就往下冲。

         绿谷虽然害怕,但是他告诉自己必须去救轰同学。绿谷刺溜一下从滑梯上滑下来,来不及稳住身子就往轰焦冻那里跑:“轰君!跟我来!”

         轰焦冻愣了一下,抓住绿谷伸来的手,跟他一起跑了起来。其实轰焦冻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伸出手了,明明就算和爆豪正面对上,自己也有胜算。

         绿谷拉着轰焦冻飞快的在前面跑,爆豪在后边凶狠的叫喊着追逐。三个人围着这一片游乐场地跑来跑去,追逐打闹。七拐八拐,绿谷就拉着轰焦冻没了影子。

         “喂!DEKU!半边脸混蛋!你们给老子滚出来!”爆豪在跟丢了以后,气呼呼的放了几个响亮的爆炸,凶的表情有点扭曲,“等我找到你们的!”

         轰焦冻和绿谷此时躲在海洋球“池塘”里。这里被一个螺旋滑梯挡着,还有许许多多海洋球作掩护,不容易被发现。

        “呼……暂时安全了。”绿谷长舒口气,擦擦汗,对轰焦冻露出阳光的笑容。

        “嗯,哦……”轰焦冻看着绿谷,眨眨眼睛,有点呆的应和。高冷的表情有些松动。

         唔,怎么会有笑得这么可爱的人,好像故事里的天使……

         “轰君,刚才谢谢你了。”绿谷的眼镜闪亮亮的,里面是满满的仰慕,都快能看到小星星了,“你好厉害啊!能一下子隔开咔酱!”

         “没什么。”轰君突然被夸,有点害羞,他摸摸自己的刘海,夸回去,“绿谷同学你刚才表现的也很棒。”
        “你也一定可以觉醒出来非常强大的个性的。”

        “嗯!”绿谷听到轰焦冻这么说,兴奋的几乎要跳起来,整个人熠熠生辉。

         在那一瞬间,轰焦冻看到了幻觉。原来绿谷真的是天使啊。

        “啊!找到你们了!”爆豪杀了出来。爆豪凌空跃起。爆豪被海洋球砸中了头!

        “我们走。”这回先站起来的是轰焦冻,他拉着绿谷开始了和爆豪的新一轮捉迷藏。

雄英幼儿园と 敌联幼儿园【二】

#CP向复杂,杂食类?
#有个性
#架空型小甜饼
#这章主敌联!

         “我想成为斯坦大人,我想杀了斯坦大人!”

          大清早的渡我带着非常愉悦的心情,垫着脚尖,在黑板上用小刀刻下了斯坦因的画像。刻完以后她兴奋地看着自己的大作,搓着手时不时发出,嘻嘻嘻的笑声。

         死柄木本来趴在桌子上舒服地打游戏,渡我突然的笑声惊动了他,手一抖,一不小心就game over了。

         被打断的他放下游戏机,气乎乎的向渡我扔了一个纸团:“女疯子,给我闭嘴。”

         “怎么了?”小纸团的攻击根本不痛不痒,渡我笑嘻嘻的转过头来看着死柄木,激动的有些吐字不清,“你不觉得斯坦大人非常的棒吗,弔君!”

         “……不觉得。”不光不觉得,还觉得他很烦。你们都很烦。

         死柄木说完这句话,就继续打游戏了,也不管渡我在那里闹些什么。

         黑雾老师正好也到了班门口,他当然也听到死柄木说了什么。他无时无刻都在担心着死柄木。

          这样下去死柄木弔会真的没有朋友啊!

          今天的午餐是和食——蔬菜天妇罗乌冬!

          “……”在看到面前的午餐的时候,死柄木的眉头皱得紧紧地,眯起眼睛死死盯着碗里的金灿灿的蔬菜天妇罗,他的眼神是快要把碗盯穿了。

         死柄木虽然喜欢吃油炸食品,但是油炸蔬菜不包含在里面。对于死柄木来说,蔬菜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法吃,是毒药。

         碍眼的蔬菜让死柄木觉得这碗面根本无法下咽,就只是死死地盯着这碗面,表示抗议。同时也是做样子给黑雾看,你再敢把蔬菜给我端上来我就绝食。

         黑雾确实在场,穿着做饭的围裙,站在门口。他愁得不行,黑雾满天乱飞,在没有风的情况下动摇的厉害。死柄木弔,你不可以这么挑食……

         “喂,死柄木。”荼毘端着碗走过来,拉开死柄木前面的座位,反坐在椅子上,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你居然还挑食啊。”

         “哈?不要多管!唔!”

         荼毘趁死柄木说话的时候迅速的把一块蔬菜塞进了他的嘴里。

         “吃口蔬菜又不会死。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那么任性。”

         对于荼毘来说,这个是报复。因为死柄木说不觉得斯坦因很棒!

        被人塞了一口自己不喜欢的食物的死柄木彻底爆发了,他扑上去跟荼毘打成了一团。在荼毘的火焰与死柄木的手按在对方脸上之前,黑雾开了传送门制止了这场打斗。

         黑雾心想:当个幼儿园老师真累啊。

         其实这场闹剧还没有完。不开心不服气的死柄木,选择了离园出走。

         没错,他崩坏了两个幼儿园中间的围墙,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和爆豪干架,抢丽日积木,崩坏绿谷的欧鲁麦特玩偶……死柄木在雄英幼儿园干了好多好多的坏事,欺负哭了许多小朋友。

         相泽才不跟你客气,不管是本园的孩子还是隔壁的孩子照捆不误。

         没能躲开被绑住的死柄木气呼呼的撅着嘴,看谁踹谁,非要闹,坚决不肯回去。

         雄英的老师们使出浑身解数都没能哄好这个人性的小孩子。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去请隔壁校长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AFO被请来了。

         在看到AFO的那一刻,之前凶的不行的死柄木乖巧的安静下来,委屈巴巴的把头埋到AFO怀里:“老师……”

         “……”雄英的老师们看到这一幕,心情复杂。明明是你欺负我们幼儿园的人,怎么像我们欺负你一样啊!

         AFO确实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虽然其实他早就知道弔因为跟班里的人生气而跑到隔壁欺负小朋友的事情了【笑】

        “弔,你这样是不对的。有什么心事就告诉我,我会帮你解决的。”

        欧鲁麦特总觉得AFO话里有话,虽然目前的场面很暖,很甜,还充满了对小孩子的爱意。

         AFO抱着死柄木在夕阳的照耀下,慢慢走回校园:

         “你今天中午都没怎么吃东西,晚上多吃点……”

        今天的两个幼儿园也很和平呢。

为了更文,我决定回去重温小英雄。为爱发电!!!

雄英幼儿园と 敌联幼儿园【一】

#CP向复杂,杂食类?
#有个性
#架空型小甜饼
#每次必见的OOC标
#对,这俩幼儿园就建在一起

          “我们老师很宠学生!”

          “我们老师也是!”

          大清早,太阳还没来及露出全貌的时候,敌联幼儿园就开始了热热闹闹的争论,整个教室一片喧哗。最醒目的就是人群的中间,死柄木弔和爆豪胜己两个孩子站在桌子上大声对喊,目的是争出谁的老师更加优秀。

         话题是爆豪胜己提起的。为了让隔壁幼儿园的小子们知道自家欧鲁麦特老师是多么优秀,顺便称霸隔壁幼儿园,爆豪一大早就翻过围墙跑到隔壁幼儿园来进行宣传。

         自己老师的好当然要让全世界知道了!

         本来趴在教室桌子上迷迷糊糊打算睡个回笼觉的死柄木听见爆豪的‘宣战’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他抛开睡意,拍桌而起,当时就跟爆豪喊起来了。

          我们的AFO老师才是世界第一好的老师!

          “我们老师敢一个人去外地!”

          “我们老师也敢!”

          “我们老师敢吃屎!”

          “我们老师也敢!唔!”

          “我不敢!”没能在死柄木说出不得了的话之前赶到的黑雾老师带着一头其实看不出来的黑线抱紧死柄木,捂住他的嘴。

          “死柄木弔,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让对方知道老师的好,但是,像这样的话是不能乱说的,你要学会分辨什么话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死柄木根本听不进去黑雾的说教,他扒开黑雾的手,烦躁地踩了黑雾一脚:“啰嗦。”然后趴回自己的座位装睡。

          对于死柄木的任性,黑雾早已习惯,不怎么在意的抱起爆豪,发动传送门的个性把他送回隔壁,当然也不忘记教育:“爆豪君,你们那边应该也要开始上早自习了吧,还是快点回去比较好。还有,爬围墙是很危险的行为……”

          “吵死了!还轮不到你来管教我!”脾气火爆的爆豪君根本不想听黑雾说话,他小手乱挥,让小火星在自己的指尖爆炸,大声咧咧,凶巴巴的发泄自己的不满。

          雄英孩子的教育还是交给雄英的教师吧。

          爆豪胜己被黑雾扔进传送门,直接被传送回了雄英幼儿园的教师办公室。落地的时候,他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屁蹲。

          有点疼……不过我是男子汉,我不哭。

          “爆豪少年?莫非……你又去隔壁敌联幼儿园找人麻烦了?”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办公室只有欧鲁麦特一位老师,如果换成相泽的话,爆豪很可能就要被开除了。

         当然,欧鲁麦特虽然算不上是严师,但还是好好教育了爆豪一番,从安全问题到礼貌问题上都说到了一遍,语重心长。

         爆豪因为对欧鲁麦特的崇拜,就乖乖的坐在那里听着,只是表情特别凶恶而已。至于爆豪到底是听进去了还是当耳旁风刮过去了,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很多小孩子天生活泼,不管是什么都想去试试看,因为他们还小,也不懂什么是安全的什么是危险的,所以经常会做出让老师们胆战心惊的事情。

        就仅仅是去倒杯水的功夫,爆豪和切岛就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厨房顺来的小刀玩起了战争游戏。两个人刷刀耍得有模有样的,爆豪还开心的用爆炸的小火花增强游戏的气氛。

        如果只是有这两个熊孩子也还好管教一些,可差不多整个班都是熊孩子。

        是的,战争游戏只有两个人的话一点也不好玩,当然要人多才有趣!

        班里的人迅速的混战在了一起,奇奇怪怪的个性特效满天飞,教室里一片沸腾。

        “……”相泽消太终于回来了。相泽看着鸡飞狗跳的班级,感觉自己的头开始突突突的疼。

       “停!”相泽大吼一声,先瞪大眼睛把在天上乱飞的几个小孩子的个性消除,紧接着冲进人群抢‘武器’,消除某些危险系个性,用拘捕带把熊孩子们一个个捆起来。在经过近乎一分钟的努力,终于让这群熊孩子乖乖坐在地上消停一会。

        “……”相泽现在并不想理人,只想安静的点个眼药水。

        “下次再敢趁老师不在做危险游戏,就把你们通通开除了。”相泽眨眨眼睛,皱紧了眉头,凶巴巴的眼神扫过众人,当场威慑。

         有几个女生被相泽的眼神吓哭,抽噎着说不敢了;小小子们在相泽的眼神下也怂了许多,撇着嘴低着头表示知道了。

         欧鲁麦特也来了,看到这个场景,也加入说教的队伍。嗯,当然是说教加安慰。小孩子嘛,还是要宠一宠的。

         雄英幼儿园乱成了一团,敌联幼儿园怎么可能都是乖宝宝。舞刀弄枪什么的在他们这里已经是常态了,就是AFO老师不怎么干涉他们就是了。

         敌联幼儿园的校长AFO先生主张个性和身体素质要从小练起才能不落后于别人。他不光不禁止孩子们触摸武器,还鼓励他们自己进行创造,只要你能想的出来,都能给你做出来。

         其实为了幼儿能不能拿武器这件事情,欧鲁麦特还代表幼儿教育局和AFO打了一架【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最后两人依旧谁也不服谁,都想贯彻自己的教育方式。

         实在说不通对方又确实要处理这个问题,教育局就确定了个折中方案,规定幼儿园大班每天可以在老师的看护下使用武器锻炼一小时。

         AFO老师其实也是很皮的。比如说,不开心的时候他就会给自家小孩子们讲讲欧鲁麦特做的一些坏事【有一半都是编的】,告诉他们这是一个讨厌的人,要离他远点。

         小孩子们都很喜欢AFO老师,他们乖巧的答应下来,认真的记在心里。

         更有甚者,AFO的忠实小迷弟死柄木弔还特意跑到后院,往拿来锻练能力的木桩上贴欧鲁麦特的画像。

         不得不说敌联幼儿园在各个方面都很团结啊,各个方面。

         两个学校有很多地方不同,甚至还有些地方会发生冲突,但是他们和平的相处着,过着愉快的生活。若想知道更多,还待我慢慢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