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谙安

我大约不会再更长文了,压根没那种毅力。

守护者谁,请汝道之

#一个写跑题的戏
        谁都知道吾,茨木童子是酒吞的鬼将,吾曾发誓永远跟在酒吞的后面,不论发生了什么,从不离弃。

        吾友又流连于红枫林中,沉迷于鬼女红叶。      
        吾友啊,汝是王,汝不可沉迷于女色啊,随吾回大江山吧,回到妖族巅峰,做吾等的王,统领天下吧!
        可惜吾说的话,吾友从来都听不进去,每次都厌烦的喊吾滚。后来,他连看都不想看见吾,只要感受到吾的妖气就会快步离去。
      
        收好妖气,走到吾友身边,看他沉睡的样子出了神。吾友……吾真希望时间就这样静止,让吾永远站在汝的身边该多好。为何,吾等会变成如今的样子呢……
        一片枫叶悠悠飘落,落在吾友的胸前。
        吾伸出手,想要拿掉那片落叶。就在此时,吾友醒了。
        【滚,不要出现在本大爷面前。】
        未等吾说话,吾友就起身离开了。
        明明应该已经习惯了挚友无情离开的场面,可为何心还是这么痛呢?吾不懂。

        今日,吾友又喝得烂醉。
        也许,打一架吾友就会振作起来吧?
        释放出自己的妖气,召唤出黑焰狠狠打向吾友附近的枫树,高声道【吾友!来与吾一战!】
        【茨木童子!你真是烦死了!】吾友猛地站起来,眼中迸发出狠烈的光。
        很好,吾友这不是振作起来了吗?如果继续打下去,吾友就能变回原样了吧!
        也不多说什么,卷着疾风召出地狱之手,久违的与吾友进行一场用尽全力的大战。

         这一战就是一天一夜,方圆几里的枫叶林几乎全毁。不用说,吾友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者。
        【吾友,来支配吾的身体吧,吃掉吾,让吾成为汝的力量!】
        本来坐在吾身上掐着吾的脖子的挚友站起了身,冷冷的瞥了吾一眼就走。
        【吾友……为何……】心里痛的难受,声音也带了些哭音。吾终于忍不住把这个困扰了自己很久的问题问了出来。
        【茨木童子,你发誓守护的到底是什么,你告诉本大爷。】他突然停下脚步,问到。却仍没有回头。
        【吾守护的自是吾友,为了吾友,吾愿意赴汤蹈火。】吾如实回答。
        他回过头来,戏谑的笑着【吾友?那汝说的吾友又是谁?是本大爷还是大江山鬼王?】
        【啊?】不都一样吗?不管是酒吞童子还是鬼王都是吾友汝啊。
        【啧,怎么如此不开窍。茨木童子,不要再用鬼王的身份束缚着本大爷了,吾不稀罕。】吾友扯住吾的领子,然后吻上了吾的嘴唇【吾想要的,是名为茨木童子的羁绊,汝懂了吗?】
         【是】结束了这个吻,懵懂的看着吾友。

         嘛,时间还很长,慢慢的真的会变成恋人关系吧。

评论

热度(17)